services服务报价Our services

瞬间之美永恒的追求 【人物摄影时,怎样表现被摄体的表情 】

摄影方面】 RMB 人物摄影中,表情指被摄对象内心 世界受客观条件影响,在脸部的动态反映,是人物神态得以表达的一个主要方面,也是“ 形神兼备”的关键之一。进行摄影时,诱导表情有一定的选择性,一般都喜欢表现出自然 与喜悦,避免紧张和尴尬。另外,表情还要与人物脸形特点相结合,例如,缺牙齿、大口 形或眼..

人物摄影中,表情指被摄对象内心

世界受客观条件影响,在脸部的动态反映,是人物神态得以表达的一个主要方面,也是“

形神兼备”的关键之一。进行摄影时,诱导表情有一定的选择性,一般都喜欢表现出自然

与喜悦,避免紧张和尴尬。另外,表情还要与人物脸形特点相结合,例如,缺牙齿、大口

形或眼睛较小的被摄对象,就不宜大笑,以免暴露不美之处等。

瞬间之美永恒的追求

——记著名摄影家张凯顺

他是画家,虽没有画家的头衔,看他在国际上获得大奖的摄影作品《苗岭风歌》、《塘前月色》等,那不都是一幅幅隽永的画作吗?!他是诗人,虽没有诗人的称谓,夕阳之下的《牧鹅少年》、《春雪》等分明展现的是骆宾王、刘方平的著名诗篇。他是位把摄影当作生命的摄影家,他叫张凯顺,在光与影之间,他把那瞬间的美丽,作为一生永恒的追求。

对于摄影,张凯顺并非科班出身,他算是半路出家吧。还好,军旅生活给了他坚强的品性、不服输不怕苦的劲头,这为他以后从事摄影事业攀高峰、涉长河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1975年,张凯顺从部队复员,来到大连市群众艺术馆工作。年轻气盛的他很想干一番大事业,可是,一个在军营中摸爬滚打惯了的铮铮男儿,真的要将摄影这项业余爱好作为终生职业吗?张凯顺有过迟疑和矛盾。一切意志服从革命需要是那个时代年轻人的精神追求,于是,在部队荣立过战功受过嘉奖的张凯顺开始了人生新的征程。他起早贪黑,学摄影专业知识,琢磨摄影技巧,他如同上紧了发条的钟一样昼夜不停的转动。终于,1976年,他的处女作《爱花的小姑娘》被选入东北三省第七届摄影艺术展览,这幅作品采用的逆光拍照对当时的摄影来说是一个重大的突破,为张凯顺以后的飞跃做了扎实的铺垫。同时,《大连市摄影新秀作品选》中刊登的《塘前月色》也让他在摄影界崭露头角。

上世纪80年代是张凯顺创作的丰产期。他如醉如痴地进行着摄影创作。零下四十度的天气里,他冒着凛冽的寒风向陡峭的山峰攀登,三十七度火热的天气里,他顶着骄阳在苗岭的山寨间奔波,那些时刻,他没有想过把什么国际大奖荣获,他只有一个信念,用手中的相机将一个个美的感人的瞬间铭刻。他做到了,他用对艺术的执著将那些瞬间呈现给了全中国,全世界。那个时期,他的作品最多,奖项也不胜枚举:《雪落不知寒》在198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举办的亚州.大洋洲第七届摄影大赛获三等奖(1980年入选全国影展、1981年辽宁省首届影展获:银牌奖 );《苗家生活》1985年荣获第十五届国际影展最高奖(罗马尼亚)(AAF)金杯奖和国际摄联荣誉证书;《一亩二分田》入选美国摄影艺术展览,全国第二届国际影展;《事小暧人心》在国际和平年全国青年摄影大奖赛中获优秀作品奖;《支撑》获《中国城市摄影艺术大奖赛》优秀作品奖;《正月十五》《理首饰》《园中欢》《享不尽的母爱》入选国际摄影展。

除自身的摄影事业外,多年来,张凯顺还积极投身于大连市的摄影组织.辅导及创作工作。他曾受到中央文化部、中央农林部、中央电视台等颁发的组织奖。上世纪80、90年代,他分别担任摄影艺术中心组联部部长、大连市摄影爱好者联谊会副主席秘书长、大连市青年摄影家协会主席和顾问、大连市少儿摄影协会名誉主席、万宝至马达(日资)企业职工摄影协会名誉主席等众多职务,如今他又当上大连市摄影家协会老年分会主席,参与组织全市各类影展、全国联展若干次,展出作品近千余幅,获奖人次百余人。他还组织全国摄影考察团多次,参与省、市考绩级培训、授课等,经常组织各类创作活动。他以丰沛的精力与体力参与到各种摄影创作与相关活动当中,为大连市摄影事业的发展做?隽送怀龅墓毕住?

张凯顺还从事策划设计、编辑、出版各种书籍和画册的工作。截至目前,他策划设计国家正式出版物大型精美画册多册;作为编委和主要摄影家,他在80年代初参与出版的《中国大连》画册上发表作品几十幅,获文化部出版发行事业局《全国优秀对外出版物评比大会》优秀编辑奖,还被大连市委授予“对外宣传先进工作者”称号。他还出版、编辑《中国大连》《中国大连——城市建设》《大连城市建设》等大型画册多部...为正式出版物《宁岗作词作曲选》、《中国百年史编录》、《末代英华》设计封面。出色完成大连市1-16届国际服装节等各类重大活动,为大连市积累了大量历史资料;几十次拍摄国家领导人;举办各种市声像、摄影学习班:培养了大批摄影人才。举办各类摄影展览。带动全市摄影走向一个新台阶,产生一大批摄影人才和摄影作品、精品。

若问张凯顺:“从事摄影工作苦不苦,累不累?”他一定会说虽苦犹甜。当年居住的小厦子屋顶漏雨,他却从雨中找寻到精美的画面,成就了那幅作品《前与钱》;到海南采风,他一下火车就扭伤了脚,却一路拍下了许多精彩的瞬间;在绍兴为抓拍渔民船上磨刀场景,他掉进大粪坑爬上来后接着找角度;女儿在少年宫进行表演他忙于工作妻子只能求人拍照……那些个故事如今说来只是笑谈,但斯时斯景却饱含着太多的辛酸。而张凯顺却从不用金钱用利益来把自己对艺术的追求衡量和计算。他爱这项事业,并将之融入到血肉之中,一生也难以舍却。

张凯顺从《大连市群众文化》刊物美术编辑的位置上退下来了,他并未觉得空虚。作为一位摄影家,他有了更多的时间从事创作,谁能不认为,他的摄影事业将开启又一个崭新的时代?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文/

迟福拓